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av,新手必看

10.小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温可就从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木头,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咳咳……那个,咳咳。

  h 禁忌 喘息时若轩的第一个梦想,考(俏师母)上清木大学。

  夜未艾感觉只过了一瞬间,课间就结束了。

  圣剑砍在了牢笼上,虽然还是被一下子坎碎,但剑上的魔法也被触发,被冻成冰块的是鲜血牢笼的碎片。

  奶结疏通最简单的方法……明白了!看了姬无双一眼之后,姬日耀随即转身离去,徒留姬无双一人在幽静的房间里,他的身边有太多人的眼线,不能与姬无双接触太久。

  废物想逃就逃!我可是要正面战胜他!爆豪自顾自地向前滑行,在我和他缠斗的时候你直接逃出去不就行了?!只是,又极快的回归到了深秋应有的沉默。

  老师停止了长时间的说教,端坐在黑板前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其他的学生陆陆续续的离开座位,有朋友的,找朋友堆在一起聊着天,一起笑着,一会儿说说这个谁谁好厉害,一会儿又暗地里嘲笑那个谁谁好傻;一个人来就拿出手机和别人发着短讯;也还有人在努力的写着练习题。

  h 禁忌 喘息周围是热闹喧哗的人群,虽然略显嘈杂,但是可以明显感受到其中,愉快的,欢庆的氛围。

  什么!这时连白雨轩自己也十分惊讶唉,为什么我认识的朋友都那么有钱,就我负债百万呢……校长得知风声后,也是气的不行但也无可奈何。

  h 禁忌 喘息走吧,川川。

  江宇飞开始有些迷茫,眼前一片空白,他找不到哪里才是出口。

  但他们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啊。

  从上菜开始,话题就基本没在吴梦瑶和齐文轩两人身上停留过。

  父亲是一名伟大的骑士。

  快送去医务室吧……可是,他不是小姐喜欢的那个安七语啊,他是他的分裂人格,我们什么也不了解他,万一他伤害小姐呢?莫鸿很大方的说道。

  奶结疏通最简单的方法半夏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逗留多久,回应都表现的很勉强的样子,但是让半夏变得如此消沉,完全是我自己的错啊。

  上过厕所又经过那些男孩,突然她被一个男孩扯住衣领,喊你几遍了!。

  h 禁忌 喘息埋藏在内心的情感终于是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化为液体夺眶而出。

  帮忙伪装代签的人也完全没问题。

  哈哈,萧家庄大小姐,请问你身家几何啊?啊~~黄丹哭的很伤心在光束要击中夏娜的瞬间,一道身影抱住了夏娜。

  这也是我之所以会觉得初高中生谈恋爱很逊的原因之一。

  林嘉乐的房间在6楼,陈雨菡家在8楼。

  能和黑道对着干还能活下来,最后居然还能在东大成为教导处主任,三原老师看来不是省油的灯。

  这样也好,以后不用把时间分出来给她制造孤单了。

  

从医院出来,我带着苏茜回家了,在路过公司的时候,我问苏茜要不要进去看看,但是被拒绝了。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很快又得去接张建国。

  “嫂子,你先回去把,我去吧张总接过来。

  ”拿着苏茜的东西,我给苏茜打开车门,就让她回去了。

  临走前,苏茜叫了我一声,我一回头,忽然感觉嘴唇上传来一阵温热。

  软软的,薄薄的感觉,香香甜甜,只是一下就让我沉迷其中……就在我回味这一吻的时候,苏茜已经进了家门。

  “强子,早点回来,我……我等你。

  ”说着苏茜的脸(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越来越红,到最后说等我的时候已经细若蚊呐。

  我嘿嘿一笑,开上车就直接往镇上赶去。

  这一下午可帮我给熬坏了,我恨不得赶紧天黑,然后跟苏茜那啥。

  可是刚下班,我就看到张建国意气风发的朝我走过来。

  “强子,先回家接上你嫂子,等会去城里一趟。

  ”说着,张建国就已经上车。

  我心里狐疑,但还是点头。

  本来苏茜回到家后就打扮的很漂亮,似乎是在等待我回去一样。

  可当她听到要去城里时,先是一愣,旋即兴奋起来。

  不过她眼底的一抹失望却是我这个有心人轻易就能察觉到的。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手机铃声……是张建国的手机响了。

  我看他接通电话时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是在想不明白他今天为什么突然会这么反常。

  只是这些不是我能过问的,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行。

  可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我是张建国的心腹之人,只有真正了解内情的人才会知道我只不过是张建国养的一条狗而已。

  想当初我是为什么跟张建国,这些他可能还不清楚。

  接完电话,张建国就开始催促苏茜:“媳妇,你收拾好了没?快点啊,王老板他们已经出发了。

  ”我看到张建国脸上有一些不耐烦,看来这个王老板对他很重要。

  我是知道这个王老板的,在南城做房地产生意,跟张建国合作密切,但我从来没看到过张建国对王老板这么热情过。

  “好啦,我知道啦,这就来。

  ”说着,苏茜从卧室出来。

  这时苏茜已经换上了一件比较保守的衣服,把她胸前白花花的地方遮的严严实实的。

  我不知道苏茜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她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强子,开车,今天去开那辆大奔。

  ”张建国过去挽住苏茜的手,对我说。

  我应了一声,就去开车了。

  等到了城里时,张建国让我开车去名豪KTV。

  名豪KTV是我们县城里最豪华,最上档次的一家KTV了。

  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县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当然价格也随之高涨起来。

  在这里消费,动辄就是上万元,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

  不过在有钱人眼里,消费几万块并不在乎,相反他们还很喜欢这种一掷千金的感觉。

  而且这里能吸引那么多有钱人来,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名豪KTV你只要有钱,还可以享受到那种服务,之余能不能出台过夜,那就看你的腰包够不够鼓了。

  我刚把车开到名豪,顿时有两个服务员一样的人迎了上来。

  “张总,王总让我们在这等您跟夫人。

  ”那个服务生上来看都不看我一眼,打开车门就对张建国说。

  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谈不上厌恶跟反感,但这种总不被人放在眼中的感觉很难受。

  这种感觉是我在张建国手下给他当司机后才产生的,想以前我在服役的时候,也算是其中的娇楚。

  可我还是犯了错误,才从中退役回来。

  “好,给我把车停好,强子我们走。

  ”张建国从车里出来,很绅士的挽起苏茜的藕臂。

  我也从车里出来,把车钥匙扔给那个服务员,我跟在张建国身后。

  看着挽着苏茜手臂的张建国,我不由得心生嫉妒。

  为什么不能是我挽着苏茜的手臂?不过苏茜的反应却是让我挺欣慰的,她虽然被张建国挽着胳膊,可她脸上没有丝毫幸福的感觉。

  “张总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现在好了,有人支持大局了,看来我们的大事马上就能成了。

  ”刚进大厅,忽然就传来一道油腻的声音。

  我顺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是男人正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看到那个人,苏茜脸上不是很好看,但是张建国却很激动。

  “王总,想死你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先去吃饭吧,等吃完饭再回来谈合作?”张建国笑着对王胖子说。

  “既然张总有安排,那就按你的安排好了,不过这嫂子是越来越漂亮了啊,张总福气不浅啊。

  ”王胖子色眯眯的扫视了一番苏茜,说道。

  看着这死胖子的眼神,我恨不得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喂狗。

  只是我知道我现在肯定不能着急,我要是着急,且不说能不能伤到王胖子,单单是他身后的那两个人都不好对付。

  苏茜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张建国,就对我说:“陈强,先送我去酒店,今晚我就跟李霞吃饭了。

  ”她这句话看上去好像是再给我说话,其实是在给张建国说。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建国,只见张建国面露不悦,不过王胖子这时候看上去好像一个好人一样,劝说了两句,张建国才让我去送苏茜。

  从名豪KTV出来,苏茜长舒了一口气。

  “强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来,为什么要让你去送我吗?”苏茜脸上带着哭腔,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235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12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177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387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159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338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503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a.aspx?5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