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愛 愛 影片,新手必看

“送你来医院之后,医生给你做了检查,除了膝盖的摔伤,就是太劳累太紧张了,加上营养不良导致贫血缺氧。

  ”老公摸着我的头,心疼的说道。

  膝盖……我的心一震。

  我知道,膝盖并不是摔伤,而是磨伤的,发生的事情太痛苦,根本无法忘记,幸亏摔倒了,否则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老公,沐恒,我没事……”声音很小,这已用了最大的力气。

  这时护士走进病房。

  “病人刚醒,你们别让她多说话,都出去让她好好休息!”年轻的女护士不高兴的对他们俩人说道。

  “好,我们出去!”老公转而将视线投向我,“思妤,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一会再来!”努力的点点头,看着老公担心的样子,眼泪忽然滑过。

  护士在身边换上要输入的葡萄糖和盐水,我闭上眼睛,试着让内心平静下来。

  静悄悄的。

  只有消毒水的味道。

  今天的事情,很恶心,我还有资格做别人的妻子吗?要是被沐远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反应?我不想看他崩溃!我不舍得他伤心!“韩思妤。

  ”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条件反射性的汗毛全部竖起!我的天啊!刘医生正笑盈盈的在一边看着我。

  刚才让老公和沐恒离开,一定也是这个家伙的主意!我愤怒的看着他,身体再一次颤抖起来。

  “你别过来!”我红着眼睛,努力喘着气。

  他没有靠近,从一边拿了支注射液,娴熟的抽进针管,向我靠近。

  “我是医生,为你治疗是我的职责,别害怕。

  ”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像抖糠,根本控制不住神经,很想大声喊出来,却没有力气。

  他的针管里,很可能是那种药!让我失去理智失去反抗的能力,到底是为什么!不放过我?“很快就好!”针头刺入皮肤。

  他摸着我的头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一切都会过去,睡一觉,睡一觉就不会怕了。

  ”药液混入血管中。

  “我不会害你,放心。

  ”他的手搭在我的眼皮上,眩晕使我再一次进入睡眠。

  好像是一场梦,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距离我很远,却又存在过的感觉,分辨不出哪一边才是真的。

  再醒来,身体轻松多了。

  沐远见我醒来,拉住我的手。

  “老婆,你终于醒了!”“我怎么在医院呀?”我奇怪的问道。

  “你昏倒在家里,看膝盖都摔伤了。

  ”他指着我腿上包扎好的伤口。

  原来是摔伤,还以为梦里的事情都是真的呢!我揉揉头,努力想想起什么,却怎么都没想起。

  “我现在挺健康的,膝盖也不怎么疼,明天还要上班,咱们回家吧!”回到家,休息了一天,就神清气爽的去上班。

  将签约好的合同交回公司,林总很激动,不停的夸我。

  但是这份合同是怎么来的,我也没想起来。

  总感觉昏倒之前发生过什么,可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手上负责最大的项目终于完成。

  林总考虑到我的身体健康,让我下周就回家休息待产,工资奖金照发!我很兴奋,回到办公室将易诚和小刘叫到办公室,交接工作。

  “思妤姐,前几天你生病,把我吓坏了。

  只是,我刚来你就要走……”易诚的表情有点像卖萌的小奶狗,很讨人喜欢。

  “我又不是不回来!没事去家里玩,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刘在一边听着,脸上很是不悦,用力扯了下易诚的袖子。

  “思妤姐有老公有孩子,你去人家家干吗!”易诚甜甜一笑。

  “思妤姐叫我去,我肯定要去!小刘,你应该学学思妤姐,多温柔,这才有女人味。

  ”这俩人,看上去关系相处的不错。

  “咱们手头没有大项目了,林总将别的小项目交到别的设计师那里,到时候你们先跟着别人,我回来以后,咱们三个人再继续。

  ”“思妤姐,早上我听灵灵说,这个大项目有很多奖金呢!”易诚萌萌的看着我。

  小刘翻了个白眼,脸上很不乐意,因为助理没有项目奖金。

  “听说柏都集团的陆莫川很苛刻,很多人都在他那里碰壁,他竟然这么爽快把合同签了!思妤姐,好厉害!”易诚滔滔不绝。

  陆莫川?我的脑子不停的回忆,没有太多的印象,有一些很模糊的东西,怎么都想不出。

  关于那本合同我也很奇怪,它就在我的文件包中,怎么来的却想不起,也许早就在文件里夹着,我运气好而已。

  “我也说不清,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成了,中午请你们吃饭!”小刘转过身,“中午我有事,不去了。

  ”易诚见她出了门,小声跟我念叨。

  “思妤姐,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一定是早更了!这两天你没在,我都被她吓坏了!一个女人竟然那么凶,就不知道什么是温柔。

  ”“小刘,应该是心里有事吧,她也就那个脾气,除了和人交流有障碍,工作方面还挺认真的。

  ”我想了想,小刘在我身边做助理一年了,除了跟客户发生过口角,别的也没什么。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不高兴就直接说出来。

  同事之间,总会有些磕磕碰碰,她还小,还没磨光身上的刺,不要太计较就好。

  “不过她对我倒挺不一般……但是我觉得很怪。

  ”易诚开门见山。

  我都能看出来小刘对易诚有意思,因为易诚跟我多说两句话,她就吃醋闹脾气。

  “人家喜欢你呗!”我拍拍他的头。

  易诚给人一种很贴心的亲切感,吸引人接近,不管是气场还是模样,都觉得他像是认识了很久的弟弟。

  “不要!我喜欢成熟的女人,像思妤姐这样的!”易诚开玩笑的说道。

  “就你嘴滑!什么都敢说。

  ”我掩着嘴巴笑起来。

  是个女人都喜欢被追捧夸赞,不管对方是谁。

  “差不多都中午了,咱们现在就去吃饭吧!可以多聊一会!”易诚挑起眉毛提议道。

  “行!咱们现在去!”没想到还有小男孩愿意陪孕妇吃饭的,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易诚会说一些关于上学的事情。

  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感觉。

  就好像回到和他一样的岁月,刚从学校出来,看见亲切的哥哥姐姐,就有说不完的话。

  我家附近有家不错的餐厅,环境相当好,内饰的设计也别出一阁,菜式也相当讲究,雇用了米其林的三星厨师。

  “易诚,那边就是我家小区,你要没事就过来,来家里吃饭。

  ”我指着对面的小区。

  “哇,看起来很高档。

  ”“现在小区都这样,咦?”我的眼神忽然停住。

  “姐,怎么了?”我看见一对男女从小区出来,从街边开车离开,那个男的背影跟我老公很像……可是他(益智故事)现在,应该在集装箱码头。

  女人就喜欢胡思乱想,没想到我也神经兮兮的。

  “没事,我看错人了,到了,就是这家。

  ”餐厅的风格一下将人融进去,尤其是悠扬的音乐,现场的小提琴演奏,都能将人的心荡回十八岁情窦初开的那年。

  “确实不错!这里菜好贵!”易诚翻看着菜单,皱皱眉毛。

  “想吃什么随意点,姐姐请你!”易诚是个实在的小伙子。

  “那就让姐姐破费吧!”易诚吐出舌头,调皮的笑了下,然后压低声音凑过来,“看来这次的奖金真的很多!”当然!应该够换辆车的!脸上的喜悦遮挡不住,“你猜对了!快点菜吧!”易诚忽然抓住我的手腕,男人的气息立刻将我点燃。

  啊!一个冷颤从头到脚。

  这一瞬间,所有的神经像被电击一般,身体的总开关被猛地触发!敏感到我不敢想象的地步!“姐,你怎么了?”易诚盯着我瞬间烫红的脸,“是不是发烧了?”不等我拒绝,另一只手贴上我的额头。

  天啊!身前猛地发胀,衣服的紧绷感不断加强,想要爆开。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惊慌的不知所措。

  不可以,男人不可以碰触到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般敏感到可怕!现在理智成了不堪一击的烂泥,身体完全不受大脑支配。

  正在翻腔蹈海的朝灵魂深处涌来!无力抵挡!“易诚!不要!”我连忙将身子向后撤。

  “姐……姐,我什么都没做……”易诚摊开两只手,表示自己很清白。

  他确实很清白,是我自己的问题!只是轻微的接触,并没有太多的乱事,就能变成这样。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盯向易诚的脸蛋,尤其是他的嘴唇,渴望着那里,想象着他的舌头,连看他都觉得酸痒难忍。

  我喘着粗气,用力咬着嘴唇,只有疼痛才能让我从难忍的感觉中跳脱。

  易诚吓坏了,惊慌失措,惊恐的看着我。

  “快,给我要杯冰水!”我的声音都变得十分软腻。

  不敢相信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怎么会这样?我强力用手肘撑着脑袋,艰难的喘气,想要平息体内的骇浪,闭上眼睛。

  接连喝了三大杯冰冷的白水,才压下那种感觉!太难受了!易诚的脸红了,眼睛不敢正视我。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

  ”我也很不好意思。

  “姐,你……一会去换件衣服吧。

  ”易诚指指我的领口。

  天啊!这里竟然要被爆开了!感觉比之前又大了一圈,薄薄的衣服被撑的几乎透明。

  里面的一切似乎可以肉眼看到!易诚三两下将T恤脱下来,小心的给我。

  “姐,你快穿上。

  ”易诚光着上身,细腻的肌肤,肌肉的线条,男人的美好被他展示的一览无余。

  我连忙套上他的衣服。

  男人散发的味道从衣服中透出来,好难受!强压下去的热浪,狂风暴雨般瞬间席卷而来。

  我的脸猛地通红!这顿饭是真的吃不成了!“易诚!我得回家一趟!你的衣服……你这样光着也不好!”我哆哆嗦嗦从包里拿出钱包。

  连从里面抽出钱的力气都没有。

  身下的热浪如潮,一波波的涌上来。

  再停下去,连衣服都会浸湿!“你拿着!买衣服……吃饭!我好难受,先回去了!!”我逃也似的离开座位,刚走两步,腿就软的发抖。

  易诚两步将我扶住。

  啊!不行!男人的温度和身体,顺着表层直逼神经!完全的接触摩擦,冷飕飕的激流直上脊背!尤其是他的完美胸肌,让我吞咽着口水。

  很难自拔!我真的不行了!痛苦的看着他,摇着脑袋。

  他一把将我抱起。

  男人手里的臂膀和宽阔的胸膛紧紧的贴着我,尤其是年轻的气味,我的全身都在发抖!“姐,我送你回家!”我没办法拒绝,两腿抖的不像话,将脸埋在他的脖颈间。

  “我就拜托你了!”男人的气味很诱人,有种说不上的诱惑,闻着这样的味道,身体的难忍才有一点点舒缓,转而更汹涌的欲念涌上心头!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脑中一片空白,连自己身在何处都要忘记,死死的抱着易诚的脖子,在他结实的后背上摩挲着!嘴巴也张开,亲吻着他的脖颈。

  真好闻!男人的味道令我发狂!好满足!好喜欢!大脑享受着快感,浑然不知他还是个清白的男孩。

  易诚抱着我,被我的手和嘴巴挑拨的很痛苦,心脏跳的很疯狂。

  我感到他的喉结不停在吞咽。

  汗水密密麻麻的不停渗出。

  到家只是很短的距离,却经过无比漫长。

  “好难受,易诚,我好难受!”口中喃喃的轻吟着,我想要男人刺激的将我吞噬!“姐,再忍一忍,马上就到!”“易诚……”我深深埋在他的臂膀中,不停的滑动着。

  他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呼吸的声音越来越重!他一边抱着我,一边从我的包里摸出钥匙,颤抖的打开家门。

  门一关上,我更加放肆的摩挲他的后背和身体,在结实的胸膛上释放难捱的痛苦。

  他连忙将我放在沙发上。

  “姐!你到底怎么了!”我的手没有离开他的身体,摸到了如铁般鼓起的帐篷。

  “易诚!我难受!我受不了……”我呜咽着想要更多,可以让我快乐的元素。

  “姐,不可以!我们……我不能!”易诚艰难的说道,却不忍心将我推开。

  任由我的手掌不停的游走在他的身体上。

  好难受啊!我半睁着眼睛,一切都很朦胧,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挣扎着。

  好难受!憋闷的感觉快要透不过气!我扭动着将外套脱掉,将要撑开的上衣脱掉。

  松软又沉重的兔子欢脱而出。

  “这里!这里好难受!好涨!”我喃喃的念着,自己在上面按压起来,乳水渗出不断流淌。

  身体此刻已不属于我。

  易诚看呆了。

  “我不能!你是我喜欢的姐姐!我不可以趁人之危,对你这样!”易诚红着眼睛,向后倒退一步,慌乱的在客厅中乱走,不知如何是好!他在房间里慌乱的翻找着抽屉,想要找到能够帮到我的东西。

  “姐!试试这个!”易诚找到了药箱,从里面拿出清凉油,涂抹在我的太阳穴和人中。

  好凉!大脑稍微复苏。

  我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现在的样子,难以启齿!眼泪一下流出来。

  “易诚!你快走!我不知道怎么了……你快走!别管我,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我不能……快……快走!我要压不住了!”易诚骑虎难下,不放心的看着我。

  他知道,再停留的话,错误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我们之间的师徒情分,姐弟情分都会一扫而光!我哭着哀求着,“别管我,你快走!易诚……快……”清凉油的作用被烈火覆盖住,邪恶的想法再次占领了神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483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770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534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154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141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736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12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b.aspx?3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