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石原 莉奈 影片,新手必看

这天夜里,小少妇孟婉晴难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边的老公。

  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空虚至极。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说完,她用丰腴的身子蹭着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丝毫没有反应。

  孟婉晴失望至极。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拨开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气呼呼的翻过身子,内心十分不满,一直压抑心底的苦闷。

  她已经许久没得到满足,内心极度渴望,渴望被填满,肆意冲撞……最后,忍不住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满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窝在床上看电影。

  可突然发现家里无线网竟坏了,没办法,只好打客服电话。

  下午,预约的修理工敲响了门。

  孟婉晴穿着睡衣,赶紧过去开门。

  打开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这个修理工竟然是一个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篮球运动员一样,穿着大裤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块,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华莱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惊,这黑人修理工中文讲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没好细问。

  “对,是我,请进。

  ”说完,侧身一让,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裤衩有点紧,那儿有点恐怖。

  孟婉晴俏脸一红。

  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在大学勤工俭学,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

  孟婉晴低头,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

  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却盯着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华莱士还在盯着看,目光火热,还咽了口口水。

  “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我带你去看。

  ”孟婉晴羞红着脸,说道。

  华莱士点了点头,便跟随进了卧室,然后一番检修。

  “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

  ”孟婉晴答道。

  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低着认真干活儿。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气。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孤男寡女两个人,好尴尬啊……“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华莱士问道。

  “嗯,行。

  ”孟婉晴点了点头,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是这个吗?”“对。

  ”孟婉晴拿起,就朝着他走过去,想递送给她,可一不留神,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身子猛然一倾,不巧,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

  上方,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这触感,真好啊……啊……孟婉晴惊呼一声,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俏脸羞的更红润了。

  “对不起啊……”低声说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

  那儿,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

  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刚才已经有了反应,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刚准备起来。

  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

  “不要乱动。

  ”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心底很慌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华莱士是外国人,思想本来就很开放,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立马就上头了,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主题。

  孟婉晴有点害怕,绷着紧张的神经。

  被华莱士这么一说,心底也有点犹豫,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热过了,刚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

  正想着呢。

  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意图勾起她的兴致。

  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没两下,就沦陷了,全身都软了。

  “孟小姐,其实从刚进门,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

  “不要急,待会儿让你更爽!”华莱士说完,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

  孟婉晴被他压着,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全身,她有如触电般的爽。

  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是个陌生男子,还是个黑人,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着裤子,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么吓人,自己会受得了吗?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老公,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

  “你放手!”孟婉晴手撑着地上,想挣脱开,逃离。

  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压根就挣脱不开。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

  撕拉!挣扎下,裤头竟被扯开了!啊!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还跟我装呢。

  ”华莱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热气,温热的气息喷在孟婉晴的俏脸上,“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吗?那就让我来满足你。

  ”说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复,黑嘴巴直接亲吻了上去。

  呕!一股怪味,又恶心,可怎么又有点舒服。

  唔!一阵激吻后,华莱士脱开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个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虽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体却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来……“我要去了哦。

  ”华莱士露着邪恶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岁)就在进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婆,我回家啦,快点来开门呢。

  我手机丢在家里,我回来拿手机。

  ”外面传来丈夫刘波的声音。

  “是我老公回来了!”孟婉晴浑身绷紧,脸色都吓苍白了,这要是被自己老公发现,可咋办哟?自己怎么跟他解释这场面啊?华莱士还没动静,继续蹭着。

  “你听到没啊?我老公回来了,你还不快点起来?”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来,华莱士也只好作罢,停下动作。

  孟婉晴挣脱开,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卧室外,将门打开。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孟婉晴俏脸涨红,非常心虚。

  “我回来拿手机呢。

  ”刘波说完,听见家里有动静,“家里来人了吗?”孟婉晴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家里网线坏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维修工上门,正在检修呢。

  ”“哦。

  ”刘波点了点头,也没再细问。

  夫妻两正聊着,突然华莱士从卧室里面出来,手里提着工具箱,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孟女士,无线网我已经给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记得客服反馈的时候,给个好评哦。

  ”为了不让丈夫察觉,孟婉晴装着很客气。

  “嗯,真是辛苦你了。

  ”说完,便送他出门。

  在离开门的一刹那,这个黑人竟然还不知道收敛,竟趁着他丈夫背对的间隙,主动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两把。

  “我还会再来的。

  ”华莱士低声说完,便走了。

  刘波进了家门,就去卧室床头,找到手机。

  而孟婉晴刚才被华莱士刺激,早就心痒难耐了。

  刚才差点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时回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释放。

  她悄悄走到刘波身后,从背后一把抱着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着。

  “婉晴,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刘波不温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们已经好久没那个了……”说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着刘波的衬衫边角,探索了进去。

  “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刘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听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实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润了……“不,就现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恳求的同时,竟伸出手脱了刘波的裤子。

  天气有点热,刘波刚从外面回家,浑身都是汗臭味儿,孟婉晴丝毫不在意。

  还没起来,孟婉晴张嘴巴打算……刚一触碰,刘波舒服的长叹一声。

  “老婆,有点脏哦。

  ”“没事儿,我不怕。

  ”孟婉晴娇羞的脸,卖力的在刘波的面前表现着。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刘波终于来了一点感觉,随即夫妻两拥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贴着刘波的胸膛,撒娇:“老公,人家现在就想要嘛。

  ”

而郭雪显然也没想到,竟然要用这种方式来取药。

  她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却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

  女孩儿的身体不能给男的碰,同样,男人的身体,女孩儿也不能随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会直接答应,吴宝库也不急,拉过椅子翘着二郎腿等了起来。

  他掐准了像郭雪这种爱狗人士的心思,俨然已经宠物当成了祖宗。

  “实话告诉你吧小雪,前两天还有人来跟我求这种药来着。

  可我没答应,因为这种药,叔叔的储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点,对叔叔的身体有不小的损伤。

  看在你是老孙的侄女份上,我这才答应帮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听得吴宝库的一番话,郭雪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见状,吴宝库眼睛转了转,寻思再给浇把油,说道:“叔丑话说在前面,这种病可是恶性传染疾病。

  再不赶快用药的话,估计你这狗也活不长,到时候可别怪叔不帮你。

  ”说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着潇洒,实则吴宝库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着郭雪开口留下自己。

  此时的郭雪心里一团乱麻,一想到要用手给眼前这个老男人做那种事,她就觉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个劲的在地上翻滚,还发出那么凄惨的哀嚎,精神也越发萎靡,她着实心疼的很。

  思来想去,她咬了咬银牙,心道叔叔不惜损伤身体都要帮大黑治病,自己还顾及这么多,实在太不像话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开口,小跑着上前。

  至于吴宝库,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脸上却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道:“怎么,想通了?可别说叔强逼你,不愿意的话,叔不强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对不起叔叔,为了治大黑,还要让你损伤身体,你人真好。

  ”郭雪说道。

  见这丫头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吴宝库强忍旖旎心思,随意拜拜手,道:“没事,谁让叔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呢,走吧,咱上里屋。

  ”两人到了里屋后,吴宝库转身关上房门,看着眼前玲珑背影,眼神越发火热。

  郭雪一转身,正对上吴宝库那冒着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脸通红,道:“叔叔,什么时候开始拿药。

  ”虽说萝莉已经送上了门,可这时候吴宝库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码得先调教一下。

  “先别急,这拿药的过程,可是要讲究手法的。

  叔先给你看点视频教程,你跟着学一下手法。

  ”言罢便是从抽屉里拿出一盘光碟,放到碟片机里。

  郭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电视屏幕。

  可当电视出现画面后,郭雪小脸“唰”的就红了。

  画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纠缠在一起。

  女人的娇嘤声萦绕在整个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说道。

  见郭雪这模样,显然是头一回看这种动作片。

  吴宝库觉得自己是真的捡到了宝,这年头,连片子都没看过的女孩儿,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让你好好学一下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一会好拿药。

  你要不看的话,叔就给它关了。

  ”一听拿药的茬,郭雪当时就慌了,连连摇头,道:“别……别关,我学!”说着便是缓缓把手指分开条缝隙,而后缓缓拿下,抬眼飞快扫一眼电视中的男女大战,而后又红着脸低下脑袋。

  这般小萝莉独有的娇羞模样,让吴宝库看的心里痒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将郭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

  “抬起头,仔细看,一会要是手法出错了,拿不出药,叔可就没招了。

  ”吴宝库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药,强逼着自己抬头去看电视画面。

  “小雪,你就把电视里的情节当成是宠物在配对就行。

  叔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你能顺利拿出药,你得仔细看,看看那个女人是怎么拿药的,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知道吗?”吴宝库一本正经的说道。

  闻言,郭雪虽说脸蛋通红,可还是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回道:“知道了叔叔,我会努力学的。

  ”画面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弄的郭雪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声音钻进她耳朵后,弄的她那个地方莫名的有些痒。

  她开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识夹紧,脸蛋越发红晕。

  啧啧,果然是个雏儿,看点片子就成这样了,极品,实在极品呐。

  吴宝库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连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寻思着里面多半已经泛滥成灾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钟后,郭雪突然听到电视里的男子粗吼一声,随即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脸上。

  吴宝库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暂停,指了指画面,一脸严肃,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刚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记住了没?”闻言,郭雪点点头,道:“嗯,记住了。

  ”“很好,我们开始吧。

  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

  ”吴宝库招招手道。

  只见郭雪犹豫了一下,红着小脸,一步步蠕动着走到吴宝库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裤子,迟疑片刻,而后使劲扒了下来。

  也不知吴宝库是不是早就为今天做着准备,裤衩子都没穿。

  那玩意老早就处于备战状态,脱离束缚后几乎是蹦了出来,差点抽在郭雪脸蛋上。

  (幼儿益智故事)一股灼热,又有点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当即就让郭雪心跳加速,也着实被眼前那东西吓的够呛。

  她本以为大黑那东西就够了,没想到吴宝库的更丑。

  反观吴宝库则是一脸的悠闲,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那东西时,心里无比满足。

  “开始吧,一定要按照刚才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来。

  ”吴宝库大大咧咧拉过椅子坐下,张开腿,好不惬意。

  只见郭雪犹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尝试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软乎乎的触感传来,她却如同触电般,忙不迭的缩回手来。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吴宝库心里急的不行,语气也跟着不耐烦起来。

  闻言,郭雪强忍不适,再次伸出小手,学着电视里那女人的手法,缓缓动了起来。

  “嘶……”郭雪的小手很凉,却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被包裹的瞬间,吴宝库爽的一个哆嗦,倒吸一口冷气。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继续。

  ”吴宝库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说小手动个不停,可郭雪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她觉得用自己的手弄这么丑的东西,实在是有点恶心。

  尤其是感觉到手里那东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她更是有点不敢再看,耷拉着脑袋。

  吴宝库一边享受这小手的服务,一边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见到郭雪的时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萝莉像深深吸引。

  谁能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这种巨大的心里满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几乎是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到了巅峰。

  约莫七八分钟后,郭雪觉得手腕有点酸了,倒是吴宝库的喘气声逐渐粗重起来,眼睛都有些红了。

  只见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别光弄那里,那两颗玩意儿也揉一下,这样能更快的促进高蛋白聚合液出来。

  ”此时的郭雪一门心思想着要怎么拿到药,对吴宝库的话深信不疑,小手贴上去就缓缓揉捏起来。

  一股电流感顺着下面逐渐涌遍全身,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要疯狂呐喊,俨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可偏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脚步声。

  “邦邦邦!”“老吴!你干啥呢?”敲门声骤然传来,而后便是王喜顺略带焦急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郭雪一激灵,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吴宝库直接按住。

  “小雪,马上就成功了,你继续。

  ”吴宝库低声道,到这节骨眼了,别说来的是王喜顺,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要享受完。

  闻言,郭雪犹豫片刻,一想到马上就能拿到药,索性硬着头皮继续弄了起来。

  熟悉快感再次传来后,吴宝库喘了口粗气,而后冷哼一声,大声道:“干啥?我这忙着呢,有事就在外面说。

  ”“我家那公羊有点毛病,你抽空去给瞅瞅。

  ”王喜顺隔着木门大声道。

  “知道了,一会就去。

  ”吴宝库不耐烦的回了一声,听到脚步声逐渐远了之后,这才长出口气。

  他这一放松,之前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懈,再也没经受的住郭雪小手带来的刺激感,身子一软,尽数爆发。

  也不知是不是这一个星期给吴宝库的憋的够呛。

  存粮攒的是真心不少,跟喷泉似的。

  郭雪因为是蹲在吴宝库面前缘故,躲闪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团。

  浓浓的腥臭味传来,郭雪觉得有点恶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却见吴宝库慢悠悠的提起裤子,道:“别弄掉了,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这个救命呢。

  ”闻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东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看那模样,就跟捧着什么宝贝似的。

  “叔叔,这个……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掌心那团白乎乎的东西,总觉得怪怪的。

  只见吴宝库咳咳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些可都是宝贝。

  不信你闻闻,看能闻什么味儿。

  ”对于吴宝库的话,郭雪也是没有太多怀疑。

  兴许是因为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还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轻轻嗅了两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郭雪柳眉一颦,道:“腥腥的,一点都不好闻。

  ”见郭雪竟然去闻自己的那东西,吴宝库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虽说还没彻底拿下郭雪,可后者这些举动,多少让他觉得自己对于眼前这个萝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权。

  “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

  这东西不只能治你的狗,还能口服,有没白养颜的功效,绝对是个宝贝。

  你要不要试试?”说到次数,吴宝库的呼吸逐渐重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声,下意识看了看掌心的东西。

  一想到这玩意儿是从吴宝库那地方出来的,而且味道还有些难闻,她当即就摇摇头。

  她才不愿意吃这东西。

  “叔叔,药都拿到了,你快点给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而后道:“没问题,你把这东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点了点头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东西走到外面。

  见郭雪蹲着身子,小手轻轻的在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满了自己的东西,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

  “叔叔,这样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问道。

  吴宝库点点头,道:“嗯,再观察几天。

  等第一阶段过了之后,到时候还需要再上药,多来几次它就会好了。

  这几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这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虽说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寻思着为了早点治好大黑,答应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诊所。

  待郭雪离开之后,吴宝库也没闲着,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着给黑背弄药。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东西,那玩意儿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发症就算不错了。

  为了不引起郭雪的怀疑,这黑背的病,他还是得治。

  忙活了一会之后,吴宝库配好了药,给黑背抹上,却是故意减少了量。

  他可不想让黑背痊愈的太早,毕竟还指望着这件事多享受几次郭雪的服务。

  拴好黑背之后,吴宝库这才想起之前王喜顺招呼自己去给公羊看病。

  虽说不太像揽这个差事,可转念一想,也有段时间没看到王瑶瑶了,心里对后者那双黑丝长腿还真是有点惦记。

  离开诊所后,他直奔着王喜顺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却是没看到王喜顺的人,吆喝了几声也没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转悠了一圈,见没人,正寻思要走,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水流声,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顺不在家,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瑶瑶了。

  想及此处,吴宝库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王瑶瑶光溜溜的娇躯,摆出各种撩人姿势。

  一想到那场面,吴宝库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惦记。

  因为常来王喜顺家的缘故,吴宝库直奔着卫生间的窗户跑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扒上窗户之后,吴宝库猫着腰,露出一双眼睛,朝里面张望起来。

  他这一看,险些是喷出鼻血。

  屋内,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对着他,正在莲蓬头下冲凉。

  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还是让吴宝库看的无比火热。

  说起身材,吴宝库见过的男女人中,还真就没有比王瑶瑶更好的。

  标准的葫芦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极品,可别孙妍和郭雪那两丫头强多了。

  ”吴宝库吞了吞口水,心里跟猫挠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却突然发现屋内那洁白娇躯突然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而且隐隐有一阵微弱的娇哼声飘进他的耳朵。

  这声音吴宝库实在听的太多,当即眼神就怪异起来,心道这妮子该不会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瑶瑶始终背对着他,也不转身,急的吴宝库抓耳挠腮,连连跺脚。

  兴许是因为太过着急,脚下动作稍微大了点,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疼的吴宝库直咧嘴。

  可这动静也被王瑶瑶听到,直接关上淋浴头,转过身来朝着窗户张望。

  见状,吴宝库惊的头皮一麻,忙不敌的捂着嘴蹲下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以王瑶瑶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窥,估计都能拿着菜刀来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声再次传来,吴宝库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贼溜溜的眼睛再次朝着里面张望起来。

  这回他可谓是大饱眼福。

  此时的王瑶瑶恰好是正对着她,那洁白娇躯可谓是一览无遗。

  吴宝库当时就看愣了眼,两人的距离不过隔着一扇窗户,偏偏此时的王瑶瑶正闭着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人看个遍。

  顺着王瑶瑶那一团波澜壮阔逐渐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时,吴宝库眼神挪不动了。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中了。

  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娱自乐。

  

“婶子你饶了我吧,坏死了……”“老实交代,田涛办事儿前咋碰你的?”“田涛那憨驴,那手指就跟烧火棍似的,能给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涛去城里个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儿的时候咋办?跟你淑琴婶子似的找根黄瓜?”“胡咧咧啥?净瞎说,黄瓜带刺扎得慌,婶子喜欢用茄子,没瞧见院门口种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热死狗,大晌午头,一群娘们在河里洗澡嬉戏,放浪笑着,说着些粗俗不堪的话,桂枝嫂子被围在中间,一手护住胸前一手遮挡下面,左躲右闪。

  寡妇淑琴婶子闹得最凶,一次次偷袭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顾上顾不得下,被捉弄得狼狈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开手,胸前就像俩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随波荡漾。

  “别闹了,傻……陆简还在那看着呢!婶子你别往里……”桂枝嫂子连急带羞骚得满脸通红,声音已带着哭腔,用力一把推开淑琴婶子,趁机慌乱地蹲到水里。

  她刚嫁到村里没几个月,这还是头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这样捉弄,打死也不来啊!都怪淑琴婶子怂恿。

  “害啥羞啊?他个傻子懂个屁?!我跟你这些嫂子们天天被他看,还少了块肉了?”淑琴婶子撇撇嘴,一脸不屑,还故意转过身来朝我摇了摇胸前,喊道:“傻简儿,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着,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婶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块大肥肉,俺不爱吃肥肉,腻,瘦肉好吃咧。

  ”我摇摇头。

  “别逗他了,傻简儿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简儿是没尝到女人滋味吧?要不让淑琴婶子喂喂他试试?再说了,不吃也没啥啊,咱婶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荤腥,比茄子强呢,傻简儿可是童子娃呢,咱婶子这是要捡个大便宜!”一群娘们七嘴八舌调侃,转眼间淑琴婶子成了被捉弄的对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边看着,肆无忌惮地两眼直勾勾瞅着风景,甚至有恃无恐地把手伸进裤裆去安抚一下躁动的那。

  在她们看来,我就是个只有六七岁智商的傻子,人畜无害,不懂得女人身体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儿,哪里会去想那么多。

  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河边玩,撞见她们洗澡已经不是头一次了,开始的时候还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当着我的面脱衣服都不带眨眼的。

  因为她们测试过,确信我不会做出啥出格的反应。

  “傻简儿,摸啥呢?裤裆里痒?”淑琴婶子浪笑喊道。

  “肿了……怕是让蚂蚁咬了。

  ”我咧嘴哭丧脸说道。

  “肿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脱了裤子瞧瞧啊,对,把短裤脱了啊,说不定蚂蚁还在里面呢!”淑琴婶子一本正经地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傻简儿,蚂蚁咬着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来了,赶紧的……”边上老娘们开始起哄。

  “喔,不打紧的,咬过好几次了,也不咋痒痒,俺皮实,能忍着。

  ”我站起身来,正对着她们把短裤扯下,一本正经地拨弄来拨弄去,那活儿像喝醉的大将军似的摇头晃脑。

  “啊……傻简儿是个驴!”淑琴嫂子那嘴张得能塞进个拳头。

  “可惜了,傻简儿真是好本钱呀,要是不傻,谁嫁给他还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强多了吧?听说他那里……”老娘们兴奋地调侃,不时还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划,像是在约摸一下能到哪里。

  “别逗陆简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红着脸扭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几眼。

  “桂枝嫂子也眼馋了?她脸皮薄……”我心里嘀咕着。

  那会,我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水了,故意要是让她当着我的面脱衣服肯定抹不开面子,她还是没生过娃的新媳妇,不像淑琴婶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宝嘴,皮肤白的不像是庄稼人,屁股(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饱满浑圆,像极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细,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软是挺着的,约摸着我一把够呛能抓过一只来,馋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过,当然啦,那些黄花大闺女是不来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们。

  我仔细地比较过,桂枝嫂子不仅长得美,身材也是最馋人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特别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涛哥用力太猛会不会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涛哥从后面……够呛吧?”我浮想联翩的想着。

  田涛哥是我发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长粗数。

  “傻简儿,找着蚂蚁了没?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来……”淑琴婶子喊道。

  “喔。

  ”我应了一声,就那么光着屁股在那原地上蹿下跳,甩来甩去,那架势……连我自个都觉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没必要脸红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耻。

  她们看猴似的瞅着我,肆无忌惮调侃议论,淑琴婶子又怂恿我做了几个蹲跳动作,还让我背过身去弯腰够脚尖,说是从下往上找蚂蚁。

  我全都照做,很认真,还时不时腆着脸问她们动作到位不。

  “别捉弄他了,怪可怜的……”桂枝嫂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闹了,说正经的,”淑琴婶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简儿,你尿尿那玩意还肿着咧,咋办?尿不出来可就憋死人啦。

  ”“你说咋办?婶子救我……”我“焦急”地问道。

  “好办,可婶子帮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肿最管用,要不让你桂枝嫂子给你撒一泡?你躺下,让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婶子浪笑道。

  “胡说啥啊,再说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脸骚得鲜红欲滴,顿时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蓟),爷爷说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肿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点痛。

  ”我拨拉脑袋,一本正经地说着,龇牙咧嘴弯腰抄起短裤,光着屁股迈着八字步急匆匆离开。

  “傻简儿,别跑啊,你婶子还有别的法子……”“就是,你婶子会变戏法,一会就把硬棒槌变软面条了。

  ”身后,传来老娘们一阵阵哄笑。

  “给老子等着,擦,还有一个月,看到时候谁傻眼!惹恼了我……办你个浪蹄子!”找了片有阴凉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边自言自语骂着,将手又朝那伸了过去。

  我本想再当会猴子,想看看那帮老娘们能龌龊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胀得难受,红彤彤的要喷火,我真想扑过去把她们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过就那么当着她们的面折腾出来,按着她们的法子消肿不是么?可我怕露馅,怕热血喷张之下“开窍”而不自觉地去主动。

  “呵,谁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过眼瘾赚便宜,谁傻?以为看我被耍猴就是赚便宜了?呵,傻子没脸没皮,无所谓!“一个月啊,再过一个月我就不用当傻子了!”我发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点力度。

  是的,我在装傻。

  就像我这名字,陆简,我是路边捡来的!我养父母是这村的,上山砍柴的时候捡到我,那时我应该还没出满月吧?在草丛里跟个快要饿死的猫似的叫唤。

  他们那会还没有孩子,所以待我还不错,可是在我四岁那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娃,还是个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记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这三伏天,六岁半,养父因为我吃饭吧嗒了几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树上打,骂我穷种像、野种、贱命,一个接一个大耳刮子抽到我脸上,没几下我的嘴就肿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聪明,换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着树枝扎我,他能够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树上挨了三天打,没喝过一口水。

  街坊来了又去,大多数看热闹,趴在墙头饶有兴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象征性劝说一下我那养父。

  我记得很清楚,田涛哥给我扔了个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鸡啄了去;冬梅姐也来过几次,好像拿的是煮鸡蛋和甜瓜?我养母接过去,对冬梅姐说我现在嘴肿吃不下,可转眼就给她儿子。

  对,我那好弟弟就当着我的面使劲吧嗒嘴吃的。

  中暑,发烧,后来就昏死过去,醒来只会傻笑。

  是的,我这辈子的眼泪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辍学了,整日狗一样在村里游荡,掌灯的时候才敢回家。

  后来,有个老头找上门来,租了南屋开起来诊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养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学医术。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齐,更不知道该喊他什么—我喊他爷爷,他却说我该喊他哥哥;我喊他师傅,他却说担待不起。

  我还是习惯性喊他爷爷,因为我觉得他受得起。

  “为什么让我装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这个问题。

  他只用了几服药就治好了我,可却再三叮嘱我说“记住,你就是个傻子,更不懂什么医术,不然会没命的”。

  开始我还理解,以为他是担心我养父母再打我,可后来他们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来不几次,为什么还要我装傻子呢?我问过几次,爷爷说“傻子长命”。

  再问也是这句话,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

  昨天傍晚的时候,有人给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没睡,天亮的时候跟我说要出趟远门,一个月,要是到时候他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用再装傻子了。

  我高兴极了,想哭,装了十年多的傻子,终于到头了,可是转眼一想,爷爷要是不回来……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们先回吧,我去解个手。

  ”淑琴婶子的声音。

  “找傻简儿?不会是想给他那活儿消肿吧?”那帮老娘们已穿好衣服,正往村头那边走去。

  “去你的,我能让个傻子拱了?”淑琴婶子骂了一句,扭晃屁股朝这边走来。

  “擦,解手找个别的地啊!”我立马慌了,手上正忙活着呢,咋办?收手穿裤子?可眼下想刹车也刹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居然汹涌释放出来。

  我急中生智侧过身子,把短裤搭到屁股上,尽量绷住身子不抖动,就那么做贼似的把黏黏糊糊喷到草地上,足有两三步远。

  “咦,没发现我?”我惊讶地发现淑琴婶子冷不丁拐了个弯,朝那边灌木从扭去,估计是草丛太深没瞅到我在这发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吓你一跳,让你尿裤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计,穿上短裤,猫腰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哼,她正惬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蹿出来,还不得吓她个半死?嘿嘿,说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给我消肿?还是给你自个那里败火吧!“怎么才来啊?喝酒了?哎呦,别急着弄,你不时经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捣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开,麻利点,TMD这天热死个人……”李富贵把淑琴婶子摁倒在一块大石头上,猴急地扒她裤子,嘴巴一边哼唧一边乱啃乱拱。

  “这瘪犊子……跟淑琴婶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骂道。

  李富贵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进去蹲过几次,老婆早被他打跑了,听过是想逼着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赚钱。

  淑琴婶子守寡多年,却也没闲着,隔三差五就传出风言风语,没想到她连李富贵这歪瓜裂枣也来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秃子?饥不择食到这程度?“喝点酒弄得时候长,保准你舒坦……”李富贵三把两把褪下裤子,猛冲直撞趴了上去。

  “啊……轻点,别使劲……”淑琴婶子哼唧叫唤,两条腿跟骑自行车似的胡乱蹬歪。

  “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劲,得深,要不然哪来的水?得找着泉眼……”“就你?还找泉眼?不够数吧!还晃荡呢,嗷,别咬我,你属狗的?”“晃荡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货……”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忙活这事是啥样,顿时就感觉浑身燥热,心跳得厉害,血直往脑门子涌。

  “擦!”下面那里刚消停下去,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应,那憋屈的滋味,难受啊!我往边上挪了挪,躲到草丛后面,龇牙咧嘴把短裤褪到腿弯,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势蹲着,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抚它的躁动。

  “啊,硌死了,起开!”淑琴婶子一脚踹开李富贵,哼哼唧唧翻了个身,两手撑着石头,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稳了,别三两下就趴窝。

  ”李富贵嘿嘿贱笑,点了支烟,一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淑琴婶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样纠缠忙活。

  “真TMD浪啊,会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点小纠结,说实话,这样偷看别人办事儿挺刺激的,很带劲,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婶子这贱货被狠狠折腾,可转眼一想,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骚样,快活着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579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433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75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600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653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203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642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c.aspx?2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