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兽性 新 人类,新手必看

江城国际机场。

  一个背着土黄色挎包的青年男子,走出机场,发出了感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江城,我邱烨回来了!”想到这次的任务,邱烨就感到一阵憋屈。

  相亲?像他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帅到突破天际的美男子,还需要相亲?“亲爱的,莫氏集团的资料给你发过去了,好好保护莫董事长的女儿吧,哦不对,是你的便宜女朋友哟。

  ”刚出机场门口,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是邱烨的搭档“巫婆玲”。

  “丑话说在前头,这女的要是长得难看,我可是会半路撂担子的,喂,喂,我擦,该死的巫婆玲,你敢挂我电话!”邱烨咬牙切齿。

  翻开通讯录,正准备联系金主,突然,微信里跳出一条附近人消息:“帅哥,约吗?”看到对方的微信头像,美得不像样子,邱烨就感到一阵恶寒,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难道他像是那种会约的人?想到这里,邱烨毫不犹豫的回复:“约!”茫茫人海,为什么对方不选择别人,偏偏选中了自己?邱烨认为有两个可能,第一,缘份。

  第二,自己长得帅。

  隔着手机屏幕,对方都被自己的美色所迷倒,邱烨如果不约,那就太对不起上天安排的这桩缘份了。

  对方给的地址,就在附近,邱烨问了路,五分钟就赶到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车旁,倚靠着一位棕色长发微卷女子。

  邱烨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这美女的脸蛋,和微信上的头像一模一样。

  这美女很漂亮,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就是气质很冷,像冰山似的。

  胸前那巍峨山峰,少说也有34D,纤细腰肢不堪盈盈一握,邱烨都怀疑,就这小柳腰,能撑得住两座雪峰?“真人比照片可漂亮多了!”“行啊,江城居然有这种级别的美女!”邱烨止不住的赞叹,内心按捺不住一阵狂喜,真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啊!“嗨,你好。

  ”邱烨尽量露出一个‘我是纯情男生’的笑容。

  “这人是你?”美女指了指手机上的微信聊天框。

  “是我,是我。

  ”邱烨连忙说道,生怕美女认错人了,跟着别人走,那就亏大发了。

  “上车吧。

  ”美女用打量的目光,瞧了他一眼,旋即招了招手,她似乎很急,拉开法拉利的车门,就发动引擎。

  “这美女比我还猴急,我喜欢!”邱烨忍不住眉开眼笑。

  看到这青年一副猥琐的样子,美女不禁秀眉一簇,瞬间有一股轰他下车的冲动,如果不是为了正事,她也不至于编出(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约这种无聊的谎言。

  “我擦,法拉利C9,这可是600万的豪车,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富家千金,都这么饥渴了吗?”邱烨暗暗咂舌,双手在真皮座椅上乱摸。

  真软!真滑!摸着摸着,就摸到了美女的大腿之上。

  “你手往哪里摸呢!”美女顿时一拧眉,露出嫌弃的目光。

  “咱俩都约了,我提前感受一下质量,应该没问题吧!”邱烨笑眯眯的说道。

  “你……”美女银牙紧咬,为了正事,本小姐忍!原本以为,美女会开到某个大酒店,但看窗外的风景,却越是往城郊方向驶去,邱烨不由有些紧张,难道自己回国第一天,就遇到人贩子?不像啊,哪有开法拉利的人贩子?最后,法拉利在一个废弃厂房门口缓缓停下,邱烨瞠目结舌,旋即有点激动了起来,难道美女也好这一口?不喜欢在床上,喜欢野战?美女看了邱烨一眼,然后她从爱马仕的包包里,掏出所有的钱,大概七八千的样子,硬塞给邱烨。

  “干嘛啊这是?”邱烨心中惊疑不定,莫非美女看他长得帅,不仅白送身子,还要倒贴钱?邱烨有些生气了,他难道像是那种约收钱的人吗?真是太瞧不起人了!既然你瞧不起我,那我就……算了,让你瞧不起吧。

  “这位先生,我现在有急事,要进工厂。

  你就在车里等,如果十分钟之后,我没有出来,请你帮我报警!”美女熄了引擎,语速飞快的道。

  不等邱烨说话,美女便神色焦急地打开车门,往废弃厂房里奔去。

  见到美女一副有麻烦的样子,邱烨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毕竟收了人家的钱,不能坐视不理,他也下了车,跟了上去。

  ……“思晴?思晴?你在哪里?”美女小心翼翼地走入光线昏暗的厂房内,小声的呼喊着。

  “嘿嘿,莫冰雪,你来得可真准时啊。

  ”灯光的闸门被人打开,让莫冰雪看清了厂房内的情景。

  只见她的闺蜜郁思晴,被绑在椅子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而郁思晴的身边,有三名男子,匪气横生,满脸淫笑,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快放开思晴!”莫冰雪焦急的喊道。

  “放开她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们,你有没有报警?”领头的刀疤脸眼珠子一转,问道。

  “没有。

  但你要是敢乱来,莫家一定不会饶了你们!”莫冰雪强装镇定,警告道。

  “嘿嘿,没报警就好!”“郁思晴是燕京郁家的千金小姐,我们小帮派哪有胆子动她呀,这次主要是把你莫冰雪引过来,没想到,你真的上当了!”“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江城明珠,主演的AV,会有多少男人观看,嘿嘿!”三个男人不约而同的露出淫笑,快步包围住了莫冰雪。

  “你们,你们……”莫冰雪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里,被这群畜生玷污吗?咻!这时,门口一道抛物线极速砸在一个流氓的手背,居然是一块小石子。

  “啊!”流氓顿时惨叫一声,露出痛苦之色,捂着手背,他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要断掉了。

  “什么人?”另外两个流氓,顿时露出警惕之色,纷纷看向门口。

  “这个小妞,跟我约了炮,你们敢抢我的炮友,得先问我同不同意!”邱烨迈入工厂内,大大咧咧的道。

  “我,我不是让你叫报警吗?你怎么进来了?”莫冰雪大急,邱烨是她唯一的希望,结果他非但没报警,反而跳入火坑之中,这下真的完蛋了。

  “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怎么能让给警察呢?当然得我自己来!”邱烨自信的道。

  听到这话,莫冰雪差点气晕过去,这个白痴,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呀!一个流氓呸了一声,骂道:“小子,少多管闲事,我们是秃鹰帮的,以后想不想在江城混了?”“秃鹰帮?我不认识。

  但这年代,还干这种下流事的帮派,肯定是不入流的货色。

  ”邱烨鄙夷道。

  三个流氓大怒,纷纷拿起棍棒,要将这英雄救美的小子给揍成猪头。

  但他们连邱烨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邱烨打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邱烨将他们的衣服扒光,绑在一起,再用臭袜子堵住三人的嘴。

  做完这些,邱烨这才对莫冰雪笑眯眯的道:“美女,你的麻烦,我帮你解决了,我们接着去约吧!”莫冰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到现在她都不相信,邱烨,这个她随便找的青年,居然打倒了三个流氓。

  听到邱烨还提约的事,莫冰雪的俏脸顿时红了。

  “这个,以后再说。

  ”“我朋友被他们绑了,先看看她的情况!”想到这个,莫冰雪连忙将被绑在椅子上的郁思晴解绑,连声呼喊她的名字。

  “只是昏迷了过去,应该没大碍,而且身体没有被动过。

  ”多年的老司机,邱烨的眼光何等毒辣,一眼就看出昏迷妹子的身体状况。

  话说,这个叫郁思晴的妹子,长得也不赖啊。

  我擦,三年没回来,江城的变化这么大,妹子都这么漂亮一个个了?邱烨暗暗心惊。

  “先带她离开这里。

  ”邱烨提议道。

  将郁思晴抱上车,邱烨正准备上车,莫冰雪却抢先一步把门关上,解释道:“我先送思晴去附近的医院,那个……那个事,之后再联系!”说完,呼的一声,法拉利加速,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邱烨一听,是这个理儿,掏出手机,正想问哪家医院,却发现莫冰雪把自己给拉黑了!“我擦,被忽悠了!”“越漂亮的女人,说出来的话,越不能信!”邱烨骂骂咧咧的道。

  没办法,炮没约到,他只能去金主那了。

  找了辆的士,直达莫氏大厦。

  莫氏集团,主要经营药材生意,几乎垄断整个江城药材市场,财大气粗,在市中心,买下一块地皮,直接筑起一栋楼,耸立云霄。

  “真正的土豪啊。

  ”站在莫氏大厦门口,邱烨发出了如此感慨。

  正要迈步进入莫氏大厦,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住了。

  “你你你,站住,干什么的?”保安很强势,大块身板往前一站,视线顿时黑了。

  “保安大哥你好,我找莫若谷,麻烦帮我通报一声。

  ”这次的任务估计很久,以后要跟这群保安常打交道,邱烨决定态度友好一点。

  “莫若谷,这名字很眼熟啊。

  ”保安露出思索的神色。

  “蠢货,莫若谷是咱们公司的董事长!”另一个保安骂道。

  “哦!原来是找莫董事的啊,我这就……咦,不对啊,莫董事是什么身份的人,岂是你一个穷小子,想见就能见的?”保安板起了脸。

  “就是,快走快走,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另一个保安不耐烦的挥手道。

  见到俩保安态度并不友善,邱烨顿时不高兴了,董事长怎么了?也不见得多高的身份啊,凭什么自己就没资格见了?狗眼看人低啊这是!“我只等十分钟,要是莫若谷不亲自下来见我,这莫氏集团的任务,我邱烨不接了!”邱烨指了指手表,冷哼道。

  眼珠子一转,邱烨声音提高了八度,继续道:“另外,他女儿莫冰雪跟我的婚约,也一并取消了吧,我邱烨,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你再说一遍,谁跟你有婚约?”这时,香风一飘,一道熟悉的清冷女子声音,从身后传来。

  邱烨扭头一看,顿时露出意外之色,这说话的女子,居然就是机场跟他约,随后把他给甩了的莫冰雪。

  “是你?!”莫冰雪也意外极了,她将闺蜜郁思晴送往医院之后,便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公司来了一位贵客,就急匆匆赶了回来,没想到会再遇到这个猥琐的青年。

  “真是缘份啊,走吧,我们接着去开房!”见到炮友,邱烨格外亲切,莫若谷他也懒得见了,哪有妹子重要啊。

  俩保安听到这话,差点没晕过去,我擦,连江城明珠都敢调戏,这哥们不要命了?“谁要跟你开房!”莫冰雪顿时露出羞恼的表情,这混蛋,居然当真了,已经给了钱,还纠缠不休,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保安!保安!”“把他轰走!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莫冰雪生气的道,旋即想起公司还有贵客要接见,便踩着高跟鞋,快步上楼了。

  “喂喂喂,炮友,你别走啊!”见到莫冰雪进入大厦,邱烨还想追上去。

  俩保安一看,那还得了,拦在门口,瞪眼道:“小子,莫总不想看见你,你最好识趣点,自个儿离开!”“莫总?哪个莫总?”邱烨纳闷道。

  “就你刚才调戏的那个,就是咱们莫氏集团的总裁,莫冰雪莫总!亏你还说是人家未婚夫呢,连人都不认识,骗谁呢你!”俩保安鄙夷道。

  “我擦,她就是莫冰雪?我的便宜未婚妻?”邱烨目瞪口呆。

  ……莫氏大厦的顶层,莫若谷正在召开高管大会。

  “在过去一年里,我们莫氏集团的股份,增加了三个百分点,这是非常显著的进步,接下来,我们要围绕医药领域,加强这方面……”莫若谷指着大屏幕。

  现年四十八岁的他,虽然仍是壮年,两鬓却已渐染风霜,身居高位,举止言行,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莫董,您的电话……”助理匆忙走来,在莫若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莫若谷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抓起电话,放在耳边,一边一个劲儿的说好,一边快步走出会议室。

  会议开到了一半,停了下来,高管们都露出错愕之色,董事长向来对工作认真负责,从没中途撂担子,究竟是什么样的电话,让董事长如此上心?……莫氏大厦门口,僵持还在继续。

  “小子,你再不走,我们可真赶你走了啊。

  ”这里闹出的动静,连保安队长都惊动了,他带着一大群保安,要将邱烨弄走。

  “凯哥,少跟他废话,莫总都发话了,把他轰走!”其他保安纷纷说道。

  保安队长阿凯一看,这个叫邱烨的小子,半句话都不吭声,顿时眉毛一扬,挥手道:“把他轰走!”“住手!”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从众人身后响起。

  见到来人,一众保安顿时噤若寒蝉,我擦,莫董事长怎么下来了?“邱先生是我专门请来的贵客,我倒要看看,谁要赶他走!”莫若谷大声呵斥,心中恼怒,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邱烨估计会被保安赶走。

  保安们一听,彻底窒息,这小子真是莫董的贵客?“邱先生,终于把你盼来了呀!”莫若谷步走到邱烨的跟前,主动握手,非常热情的说道。

  “莫氏集团的待客之道,我算是见识到了。

  ”邱烨戏谑的笑道。

  “邱先生,今天这个事,是我不对,咱们里边说,里边说。

  ”莫若谷赔笑道。

  董事长的办公室。

  莫冰雪早已经等了许久,见到莫若谷,连忙问道:“父亲,咱们公司,究竟来了哪位贵客……”话讲到一半,突然咽住了,因为莫冰雪看到了一个最不应该看到的人!邱烨进入办公室,第一眼也看到了她,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抹意外的笑容:“哈,炮友,缘份躲不掉啊!”见到邱烨的一瞬间,莫冰雪的内心,是拒绝的。

  她有种感觉,就像是被癞皮膏药给黏上了,怎么甩都甩不掉。

  “爸,他是谁呀!?”莫冰雪指着邱烨,脸色不愉的问道。

  “冰雪,态度好一点,邱先生可是我请来的贵客,专门保护你的安全,同时,假扮你的男朋友。

  ”莫若谷故作生气道。

  “我不同意!”莫冰雪当时就不乐意了,这个满脑子只有约的龌蹉思想的家伙,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的男朋友,她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冰雪,你也知道,咱们莫氏集团最近的情况,不容乐观,内忧外患。

  如果再不行动,莫氏集团迟早要被吞掉,你难道忍心,看到爸爸一手建立的企业,毁于一旦吗?”莫若谷脸色凝重的说道。

  “这我知道!可这和他当我男朋友,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莫冰雪气呼呼的道。

  “邱先生的任务,不仅是保护你的安全,还要帮公司清除隐患,他将会担任副总裁,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再说……”莫若谷解释道。

  “再说,我也不喜欢你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

  ”邱烨毒舌的补了一句。

  “你说什么!?”莫冰雪一下就炸了,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说你胸大无脑,整得好像我会占你便宜似的,我长得这么帅,稀罕占你的便宜?你别到时候,想占我的便宜。

  ”邱烨不屑的道。

  莫冰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转不过来了,这个无耻的男人,居然说自己长得帅?还想她想占他的便宜?“爸,我不管,这个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莫冰雪甩下这句,转身就走。

  “等等!”邱烨一眯眼,然后手往前方一探,直接摸到了莫冰雪那34D的沟壑之中,捻出一物。

  手感真好!邱烨意犹未尽,可惜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

  他的目光,停留在指尖捻着的东西之上。

  莫冰雪被猝不及防的袭了胸,两座傲峰颤了颤,她整个人都呆住了,旋即气急败坏的道:“爸!你看你请来的什么人!这个臭流氓!他,他居然……”莫若谷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邱烨,他相信,这个绰号“风神”的男人,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人头悬赏榜第一,杀手SOLO榜第一。

  唯一身中S病毒,却三年不死的存在。

  风神,三年前突然横空出世,如彗星般崛起,关于他的事迹,有种种传说,但更让人心驰神往的,还是他那从未有过失败的任务记录。

  莫若谷花了大价钱,加之莫氏集团,正在研发S病毒的解药,这才请动这尊大神。

  果然,邱烨没让莫若谷失望,他将手掌摊开,掌心之中,呈现一物。

  邱烨淡淡道:“你们看,这是什么?”“这个是……窃听器?!”莫冰雪还有点迷糊,一旁的莫若谷却已脸色大变,久经商海的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邱烨点点头,旋即走到窗户边,随手就将窃听器就丢了出去。

  “怎么可能?!”莫冰雪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俏脸顿时变得煞白,她完全不知情,而且窃听器居然藏在如此私密的地方,如果不是邱烨,她绝不可能发现。

  “都说了你胸大无脑,不会思考。

  ”邱烨翻了个白眼,旋即蹲了下来,打开随身携带的土黄色的包。

  莫冰雪顿时气结,刚想辩驳几句,就看到邱烨从包里,掏出许多她认不出的金属物件,小巧精致,一看就是专业人士才能上手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莫冰雪好奇的问道。

  接着她就闭嘴了,因为她看到,邱烨的包里,居然还放着被拆开的枪械零件,这是她唯一认识的东西。

  “你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带上飞机的?”莫冰雪困惑道,但凡是危险物品,都过不了机场的安检,更别说手枪,一旦发现,人家直接押送警局了。

  听到这话,邱烨不由嘿嘿一笑,这可是他吃饭的工具,当然带上身边。

  至于机场的安检,对他来说,等同虚设罢了。

  “嘘!”见到莫冰雪这个好奇宝宝还想询问,邱烨连忙示意她不要讲话了。

  打开反监听器,邱烨就在这间办公室内,转了个圈子,最后,他手里多了十个窃听器。

  咔嚓!邱烨毫不留情的全都踩了个稀巴烂。

  滋!不远处的另一栋大厦内,一个戴着专业窃听器材的男人连忙摘掉耳机,脸色大变:“糟糕!被发现了,对方绝对是高手!”见到这么多窃听器,莫若谷气得脸色铁青,这是他的办公室,却无时无刻不被人窃听,难怪最近公司的商业机密被盗取,原来问题出在这里!“书柜、书桌、茶桌、沙发、盆栽、电脑……能随时出入董事长办公室的,平时又能接触这些地方的,会是谁呢?”邱烨提醒道。

  

“啊!”随着女人一声舒服的娇吟,我急忙收回了手。

  “对不起丽姐,我不知道你没有转过身。

  ”我窘迫的抵着头,刚才那柔滑Q弹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我的手指间。

  虽然我是个瞎子,但我知道那是女人的丰满。

  今天,丽姐说要教我新的按摩手法,我什么都没想就欣然同意了。

  我相信丽姐不会害我,因为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帮了我很多。

  说起来很心酸,因为我瞎了的原因,什么都做不了,找了很多家按摩店都被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可笑,他们说,他们要的是小姑娘,而不是我这个手脚不灵便,还需要别人照顾的瞎子。

  丽姐本名叫徐丽,她的按摩店是针对女人开放的,而我却是个男人。

  为了说服她们接受我的服务,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谩骂。

  这份恩情我一直都记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时候,一直都兢兢业业,不敢对女客户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况有了好转,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务了,这样的成就不知让我哭了多少次。

  “没关系小龙,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这个。

  ”丽姐笑着说。

  “啊?”我意外的看着她,这种服务也太大胆了吧,有谁愿意接受?说实话,我蛮喜欢这样的,因为我也是个男人,也对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许我做出过分的举动。

  这时,丽姐突然低声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人,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千万不要和外面的人说,知道吗?”我忙不迭的点头,认真的回道:“放心,我会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来,丽姐跟我说的事,大大颠覆了我的认知,听得我瞪大眼睛,一脸燥热,连连吞咽口水。

  原来,有这么一群女人,她们因为有着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乱来。

  可是,她们又有着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满足,所以就找我来帮助她们释放。

  因为我是个瞎子,不会知道她们的身份,不会看到她们的模样,所(夹逼自慰)以她们对我很放心。

  “明白了吗?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对象不同,说白了,来找你做这种服务的都是一群浪得没边的骚货。

  ”说完,丽姐就沉默不言了。

  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来找我做这种事,害羞了,骂别人骚货,不也是在骂自己骚货吗?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道:“姐,真的能行吗?万一她们事后反悔了怎么办?”“没事,她们就算事后不乐意了,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相对而言,我更担心你。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丽姐郑重道:“对啊,我就怕你到时候把持不住,被这些被撩起情绪的骚狐狸一口不剩的给吃了。

  ”听了这话后,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

  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

  脑海中登时蹦出一个个鲜活的身子伏在我身上……“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丽姐突然笑着说。

  “这样?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话一说完,我就感觉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紧,被一只大手所捕获。

  “丽姐,疼!”我苦着脸,又羞又燥,娘的,怎么这个时候升旗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丽姐那边没说话,手下却丝毫没有放松,甚至还轻微活动了几下。

  感受着她手心里的热度,我全身上下瞬间变得又酥又麻。

  “小龙,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本钱还真是不小!”丽姐惊讶的说道,激动的同时,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放我一马好不好?”丽姐放开了我,连连深呼吸了几口,调整好了气息才说道:“看来你的定力还不够啊,我一定要好好训练你才行。

  ”这点我承认,可是我就不明白了。

  既然是帮助那些女人释放,为什么还要学习什么手法吗?干脆直接点不是更省事。

  接下来,丽姐便向我解释了其中的奥妙。

  那些女人需要释放是不假,可是她们要的不单单只是身体上的满足,更多的是心理上。

  丽姐告诉我,她们出来玩,玩的就是一种感觉,如果只是为了那点事,还不如直接找个男公关。

  所以,我的任务虽看起来简单,但其实不然。

  我要满足三个条件,一,客户满意,这自不必多说,我就是干这个的。

  二,我不能被她们拿下,甚至起一点坏心眼,如果和她们纠缠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们的不满,将来都是很大的麻烦。

  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们的胃口,让她们离不开我。

  开始我还挺兴奋的,可是听完这些话后,心里便没有了底气。

  这三个要求,一个比一个难,单说第二个,要我帮助她们释放的同时,还不允许我起反应,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担心我做不来。

  ”“所以你才要学啊!如果,”丽姐中间停顿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话,可以找姐来帮你解决。

  ”“啊?”我一脸古怪的看着她,心里怦怦直跳起来。

  难道,这意味着我可以跟她那个吗?!“想什么呢?”丽姐杵了下我的额头,嗔怪道:“我是说我用别的方法帮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头。

  满以为这次可以好梦成真了,谁知道只是意思一下。

  不过,这已经让我很开心了。

  不论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让我激动好半天。

  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让女人来帮我。

  接着,丽姐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调侃我道:“小坏蛋,你是不是早对我有想法了?”我憨笑着挠着头,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这样放松的开开玩笑。

  “不要气馁哦,说不定你到时候表现的好,我会试着考虑一下的。

  ”说完,丽姐一阵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时,又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是个瞎子。

  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这可人儿,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话,偏偏我却看不到。

  “来,小龙,今天没有其他人,让姐姐好好教你。

  ”说着,她两手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丰满上。

  “啊……”这就是女人的丰满,我终于摸到它了!软绵绵的真叫人爱不释手啊!“嗯……小龙,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温柔一点,丽姐有些吃不消了,啊……”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我知道她喜欢我这样,每当我轻轻拨动时,她都会引亢高歌,声音传到我耳中,引得我浑身都痒痒麻麻的,异常的舒服。

  在我渐渐掌握了规律的情况下,丽姐连连娇吟,一声比一声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声高吟,结束了一切。

  “小龙,你实在太厉害了!”丽姐抓着我的手,气若游丝的说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现在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

  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寻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该有多好,长这么大,我还没有接触过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眼前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丽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利落了。

  “别着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这里了,等你完全学会了,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丽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没有表现出来。

  由于我出色的表现,丽姐特批给我半天的假,说是让我调整心态,认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学的技巧。

  到了中午饭点,表嫂吴雪晴准时出现。

  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她总是风雨无阻的来接我。

  “今天怎么样?还顺利吗?”表嫂关切的问道。

  我微笑着点点头,“还好,店长给我放了半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给你放假了?”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说表嫂不乐意看我休息,而是担心我被人撵走,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前出现过很多次。

  于是我解释说:“今天我学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长很高兴,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头帮我也按按。

  ”表嫂笑着说。

  额……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心说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对你做那种事!但是,我心里又无比的渴望。

  表嫂是个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却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怜爱。

  不知多少个静谧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时,总是能听到她低沉魅惑的叫声。

  那声音就像赋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于是,我幻想着表嫂的样子,然后……我为自己的举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许,我真的是个很不称职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饭。

  这个时候,是我最享受的时光,听着女人在厨房里的忙碌声,悠闲的躺在沙发上,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嘭!’门被一脚踢开,惊得我‘嗖’的翻身坐起来。

  不为别的,那个凶神又回来了!“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

  怎么,今天没上班吗?还是又被人家踢了?”陈有亮戏谑的声音道。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却不能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因为我是个瞎子,论打架的话,我明显吃亏。

  这个人就是我的表哥,一个十足的人渣。

  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党喝酒之外,就是赌钱。

  每次输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钱之后又去赌。

  我和表嫂不知受过他多少的辱骂和踢打。

  “有亮,吃饭了吗?锅里还有包子,我去给你热几个。

  ”表嫂知道我有难了,急忙出来解围。

  “不用!”陈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着冲着我的方向很不客气的说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饭,如果给老子挣不回钱来的话,趁早给老子滚蛋!”听了他这话,我狠狠咬着牙,双拳紧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这王八蛋!我们是亲戚,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此时,我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我是一个瞎子,什么都做不了!“有亮,你误会了,小龙今天被领导夸奖了,说他新技能学的好,特地准他休息半天呢。

  ”表嫂解释道。

  “哦?看来长本事了,这么说来,你工资也应该涨了才对。

  好,从下个月开始,每月多给我一千块钱,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陈有亮凶狠的威胁我道。

  我没坑声,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着,是不是带着表嫂逃离这里比较好。

  之前没有什么机会,因为钱都被这混蛋剥削去了,可是今天丽姐答应我,说我要是干的好的话,工资给我翻一倍,或许,我能偷偷攒下一些钱来。

  “瞎子!你没听到吗?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吗?”说着,我前方跟着一阵响动,听情况,这混蛋又想冲过来打我。

  “听到了!”我高喊了一声,决定先稳住他再说。

  陈有亮得意的笑了两声,接着对旁边说道:“走,跟我去厨房。

  ”周围一下安静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样,总算逃过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厨房那边就传来了声音。

  人都说,失去视觉的人,其他的感官会变得更加灵敏一些。

  这话不假,因为我确实听的比别人远。

  “骚货,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陈有亮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别,别在这里,小龙还在,要做的话,我们到房间去。

  ”表嫂气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觉得这样才兴奋吗?你看,那个瞎子正看着我们呢,怎么样,想不想让他也来搞你一把?”陈有亮道。

  表嫂明显不行了,嗯啊起来,之后便再没有说话。

  陈有亮倒是一刻也没闲着,不断的说着糙话,“还说不想,你他么都来了!”坐在沙发上的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为自己有这样的表哥而羞愧,也为表嫂而难过。

  另外,让我感到难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

  为了不让陈有亮有进一步取笑我的机会,让我和表嫂难堪,我决定回卧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绕过茶几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扑了出去。

  ‘咚!’一阵沉闷的声响,我的头当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

  接着,我感觉额头有液体流了下来,脑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觉。

  “瞎子摔倒了!”“这个时候你还说风凉话,快救他呀!”这是我最后听到的话,我勉强睁着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双白腿跑了过来!看来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现幻觉了。

  ……“小龙,小龙……”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好疼啊!我从未觉得眼睛如此的痛过,可是当我看到一丝光亮出现在我眼前时,几乎瞬间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嫂……嫂子?”我初次恢复了视觉,感觉一切还很陌生,所以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时,表嫂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

  只见她长发松散的披落在两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间,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韵味十足,让我顿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丰腴,却一点都不显得累赘,胸前的一对鼓囊就像空荡的衣服里塞了两个蟠桃,傲人挺翘,浑圆饱满,牢牢吸引着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点,我才看清她的模样。

  好美!我不由心生感叹。

  弯弯的新月眉,一双清灵的大眼睛,如同发亮的宝石一般。

  皮肤白皙,细腻红润,清波流转之间,风情万种,让我不由心头酥痒,为之迷醉。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她的右脸庞乌青的伤痕,不用想,一定是陈有亮那混蛋打的。

  没错,她应该就是表嫂了!可恶,陈有亮那混蛋,我饶不了他!想着,我双拳攥紧,手臂上青筋毕现。

  “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表嫂轻皱秀眉,担心的问道。

  看她的洁白的藕臂伸了过来,我下意识的要躲,可还是慢了一步。

  这时,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来。

  要不要告诉表嫂我的眼睛已经好了。

  重获光明的喜悦让我迫不及待的想与人分享,可是刚一张口便心中一顿,停了下来。

  没错,如果我说了的话,她一定反对我去按摩店。

  现在,最要紧的是早点拿到钱,脱离陈有亮那混蛋的掌控。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会。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37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763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33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529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391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195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613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top/twe.aspx?891.html